<sub id="d9l7x"></sub>

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您的位置: 最熱點 > 國內 > 正文

        鑒往知來,跟著總書記學歷史丨西南聯大的苦難輝煌

        2020-01-21 17:40:00來源:人民日報客戶端責任編輯:建偉

        21.pn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云南昆明,西南聯大舊址,一座石碑莊嚴矗立,正面碑文記錄著西南聯大篳路藍縷的辦學歷程,背面則鐫刻著抗戰以來西南聯大八百余名從軍學生的姓名。

        在相隔千里之外的華北,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南開大學各有一座形狀相仿的紀念碑,共同追溯這段艱苦卓絕的歲月。

        20日下午,正在云南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舊址,參觀西南聯大博物館等,了解抗戰期間西南聯大師生教書救國、讀書報國的光榮歷史。

        22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鑒古知今,學史明智。讓我們跟隨習近平總書記的腳步,走進西南聯大這段熠熠生輝的歷史。

        國難當頭,苦旅新生

        校運與國運緊緊相連。正如西南聯大的命運,轉折于國難當頭之時,誕生于抗戰烽火之中。

        1937年7月7日,抗日戰爭全面爆發,日軍隆隆的槍炮聲打斷了校園里瑯瑯的讀書聲。7月底,北平、天津相繼淪陷,南開大學在日軍轟炸下幾乎成為廢墟。

        1937年11月1日,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南開大學南遷湖南組建的長沙臨時大學正式開課。不久,戰火逼近長沙,1938年2月,長沙臨時大學分三路西遷昆明,于1938年4月更名為西南聯合大學。

        23.pn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這一路的艱辛與篤定,走過的人最為刻骨銘心。

        面對日軍糾纏,“維新四公子”之一的陳三立以死明志,其子陳寅恪強忍悲痛,毅然放棄治療眼疾,攜帶家人隨校南遷,自此右眼失明,7年后雙目失明。

        趙忠堯冒著生命危險把50毫克鐳護送到長沙,再從長沙一路小心翼翼帶到昆明。日夜守護,風餐露宿,連個安穩覺都不敢睡。

        聞一多所在的“湘黔滇旅行團”由兩百多名師生組成,歷時68天,行程3500里。翻山越嶺,長途跋涉,在迢迢長路中播撒下愛國求知的種子。

        經過這段苦旅遷徙,三所學府終于以聯合辦學的方式重獲新生,從此開啟了以知識分子為主體,以教書救國、讀書報國為主要方式的文化救亡與抗爭。

        正如英勇將士在抗戰前線浴血奮戰,西南聯大的師生在另一個戰場挽救中華民族于危難之中。

        他們相信,敵人摧殘了藝術城,破壞了象牙塔,卻毀滅不了幾千年來的文化種子。

        他們在戰火中賡續中華民族的文脈,保留中華文明的火種,在風雨飄搖的年代點燃中國人的愛國情、強國志。

        剛毅堅卓,不負韶華

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,我國知識分子歷來有濃厚的家國情懷,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,重道義、勇擔當。一代又一代知識分子為我國革命、建設、改革事業貢獻智慧和力量,有的甚至獻出寶貴生命,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事跡。

        這在西南聯大人身上得到了印證。

        24.pn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物質世界的匱乏與精神世界的富足,成就了西南聯大獨有的精神氣質,“剛毅堅卓”的校訓,集中體現了聯大師生的品格與風骨。

        食堂清湯寡水,女生一邊咬著蘿卜一邊討論詩歌小說;教學設備不齊,老師便就地取材進行科學實驗;圖書館座位不夠,幾條街的茶棚都坐滿自習的學生;昆明物價上漲,有人中途輟學謀生,稍有積蓄便繼續返校復學。

        隨著戰爭規模不斷擴大,原本相對安全的西南邊陲也隨時面臨日軍轟炸的威脅。西南聯大為此更改上課時間,在日軍飛機到達前講完上午的課,等飛機離開再繼續下午的課。

        危險時刻存在,“跑警報”已成家常便飯,即便如此,西南聯大的師生們書照讀、學問照做。

        因為他們始終懷揣報國救國的熱忱之心,抗戰要勝利,國家要富強,勤奮就是一種救國,知識就是一種引領;因為他們不畏風雨,敢于斗爭,以苦中作樂的精神驅散戰爭和貧困帶來的陰霾。

        造就輝煌,光耀中華

        西南聯大只有8年多歷史,卻成為教育史上的一座高峰,離不開其中的先鋒、英雄和脊梁。 

        25.pn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西南聯大的輝煌,體現在教書救國的學者身上。嚴酷的戰爭并沒有削弱教授們研究學問的熱情。華羅庚在牛圈的樓棚里寫出了《堆壘素數論》;金岳霖在轟炸中遺失70萬字的手稿,憑借記憶重新撰寫《知識論》;朱自清在一個個漫漫長夜因饑餓而無法入睡,仍寫出了《經典常談》等著作……在教書育人的同時,西南聯大教師投身科學探索和學術研究,他們的成果成為日后各個學科發展的奠基之作。

        西南聯大的輝煌,體現在讀書報國的學子身上。西南聯大累計招生8000多人,培養出大量的學術大師、興國英才和治國棟梁,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、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建立了不朽功勛。從西南聯大走出的少年們,日后在不同領域取得杰出成就,親身參與并見證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。然而,不少學生卻未能看到這一天的到來,他們投筆從戎,前赴后繼走向戰場,把青春定格在烈士永垂不朽的英名中。

        西南聯大的輝煌,還體現在浴火重生的精神財富上。這種團結一致英勇無畏的意志品質,這種“千秋恥,終當雪;中興業,須人杰”的家國情懷,這種在炮火威脅下不屈不撓的斗爭膽魄,這種在困難環境中潛心鉆研的堅強信念,這種在民族大義前舍我其誰的擔當精神,過去是、現在是、未來也將是激勵中華兒女自強不息、奮發圖強的精神力量。

        歷經艱辛,才會愈顯勇毅;歷經苦難,更能成就輝煌。

        26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        20日下午,在了解西南聯大結茅立舍、弦歌不輟的光榮歷史后,習近平深有感觸地說,國難危機的時候,我們的教育精華輾轉周折聚集在這里,形成精英薈萃的局面,最后在這里開花結果,又把種子播撒出去,所培養的人才在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歷史時期都發揮了重要作用。這深刻啟示我們,教育要同國家之命運、民族之前途緊密聯系起來。為國家、為民族,是學習的動力,也是學習的動機。艱苦簡陋的環境,恰恰是出人才的地方。

        習近平語重心長地說,我們現在教育的目的,就是要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,培養有歷史感責任感、志存高遠的時代新人,不負韶華,不負時代。  

        豐碑永存,弦歌不輟。不負韶華,不負時代。與君共勉。



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日本不卡三区

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