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d9l7x"></sub>

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您的位置:正文

        閃小說二題

        2021-06-04 16:37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克盈盈

        跪看電視

        最近,爺爺每天夜里堅持看電視連續劇《彭德懷元帥》。奇怪的是,他一個70多歲的老人了,不坐著看,而是跪在電視機前看。

        “爺爺,您為什么不坐著看?”我膽怯地問道。

        一開始,爺爺只是嚴肅地搖搖頭或擺擺手,我也不敢多問。爸爸媽媽更不敢問。

        我知道,爸爸媽媽都怕爺爺,可我不怕。爺爺一直很親我,很寵我?!盃敔?,咱坐著看不好嗎?為什么要這樣呢?”

        問得多了,一個周六夜里,電視劇只放了一集,爺爺把我叫到他的臥室,給我講了緣由。那是文化大革命初期的1967年,爺爺在北大上學。一次批斗彭德懷,爺爺參加了,并跟著領頭的大喊侮辱彭大元帥的口號,還指著剃著光頭、掛著牌子、彎著腰的彭大元帥的鼻子,極盡呵斥,像訓斥一個犯了大錯的小孩子?,F在看看彭大元帥在戰場上叱咤風云,那么威風,那么智慧,那么勇武,自己一個狗屁不通的大一學生,那時竟如此狂妄……

        爺爺說著說著,眼里噙滿淚水。聽爸爸說,這么多年來,爺爺一直都在懺悔,總覺得自己當時太無知,彭大元帥那么大的人物,功德無量,自己一個小屁孩,算個什么東西,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呀。爺爺從省委退休這十幾年來,一直還堅持寫日記,時常在日記中責備自己。

        不管我怎么勸說,《彭德懷元帥》的電視劇,每天夜里還在繼續播放,爺爺還是堅持跪著看。盡管我將一個靠背墊在他的膝下,但他的身體肯定不舒服,可他的心里肯定舒服。我們就由著他,沒再干涉。


        蒼 蠅

        隆興酒家今天格外熱鬧,40多張桌子都坐得滿滿當當,幾個服務員來回穿梭,忙得不亦樂乎。

        “老板,來一下!”大家正吃喝得高興,中間一張桌子旁坐著的一位40多歲的男子大聲吼道,聲如響雷,震得窗戶玻璃直響。

        老板快步跑了過去,客氣地微笑道:“這位先生有何吩咐,請講!”

        那位男子噌的一聲站了起來:“吩咐個屁呀,你看你的什么酒家,這么多蒼蠅,煩死個人!”

        聽到男子的牢騷,老板愣了,整個酒家用餐的人都愣了,“這大冬天的,哪兒會有蒼蠅呀!”老板莫名其妙。

        男子瞪著眼,指指自己的兩條胳膊,“你看,你看,這不是蒼蠅是什么?”

        老板瞄了一眼男子的胳膊,的的確確,確確實實,實實在在,男子的胳膊上落了幾只蒼蠅,并且還在蹦來跳去,這是怎么回事呢?整個酒店沒蒼蠅,其他桌上都沒蒼蠅,男子同桌的其他幾個人身上也沒蒼蠅,為啥男子身上有蒼蠅呢?

        老板實在不解,他把疑問推給了那位男子:“先生,這真是奇了怪了,在這里吃飯的上百人,為啥只你一人身上有蒼蠅呢?”男子扭頭環視了一下酒家的幾十張桌子,又小范圍瞄了一圈自己桌子上的幾個人,一時瞠目結舌……(劉明




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日本不卡三区

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