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d9l7x"></sub>

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您的位置:正文

        端陽

        2021-06-11 11:38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克盈盈

          芒種剛過,端午就笑盈盈地來了。天剛灰灰明,小艾娘就往腋下夾了把鐮刀,興沖沖地出了家門。今天是五月節,太陽還沒出來,地里的艾從頭到腳都沾著露水,小艾娘等了一年了,就等著這時候下鐮刀。雖說現在大嶺早已實現農業現代化了,村里上千畝的艾田從種到收,都用不著過去的“老把式”,但一過芒種,漫山遍野的艾葉一翻白,小艾娘的心就癢癢的,不由自主地從后屋里取出鐮刀、磨石,坐在院子里“刺啦刺啦”地磨鐮刀。鐮刀好久沒被人使喚了,都生銹了,看不見明晃晃的刀刃了。沒事,有磨石怕啥,磨磨就好了。好鐮刀總是有刃的。小艾娘往鐮刀上蘸點水,慢悠悠地磨她那把鐮刀。

          小艾娘拿著幾天前就磨好的鐮刀,來到自家的艾田。初夏的風吹著,嶺上的風葉在藍天白云間一圈一圈悠閑地轉著,草木蔥蘢,艾葉飄香。小艾娘貪婪地嗅著大嶺艾獨有的味道,那是一種清香,清冽微苦,類似菊香,卻比菊花的香味更家常醇厚。小艾娘左手摟一把艾,右手揮動鐮刀,剎那間淌著清香、浸著綠汁、含著露水的艾就躺在她的胳膊里了。一鐮一鐮又一鐮,亮晶晶的汗珠濡濕了小艾娘的臉,一會兒,身后鋪滿了一捆一捆割下來的艾草。小艾娘抬起胳膊擦汗,仰起臉望望東邊的天,太陽快出來了,半邊天紅彤彤的,就好像小艾娘的臉一樣喜氣洋洋。小艾快生了,預產期就在這幾天。小艾娘親手一鐮一鐮割下的艾,就是為了給閨女分娩準備的。艾驅瘟辟邪,止血消炎,月子里的人用最好了。

          小艾娘摟著新鮮濕潤的艾草,就像摟著一個散發著奶香味的娃娃。小艾娘悄沒聲地笑了,眼神溫柔深邃,浸滿了清幽幽、潤生生的艾香。28年前,也是在這片艾田里,也是在端午的清晨,她跟著婆婆來割艾。那時,小艾還在她的肚子里。婆婆說,艾是好東西。端午帶露水的艾更是好東西。婆婆還說,聞聞艾氣比喝什么保靈孕寶還靈呢!大嶺村人杰地靈,全靠“艾”當家呢!婆婆說得沒錯。不光是濟源大嶺,普天之下,誰不知道艾的好處啊。五月端午,門前懸艾,小孩要戴艾草包,家家要吃艾草粽。這還不說,誰家生了孩子,也要繞著門前屋角、床頭床尾,熏熏艾,驅邪祟。小艾娘生小艾時,正值盛夏。從鎮衛生院出院回家,剛進家院,小艾娘就聞到了艾味,空氣里還殘余著煙氣,不用說,是婆婆提早燃的艾條。天熱,農家蚊子多,每夜,小艾娘倆都是在艾香中沉沉入睡的。大嶺艾好,閨女也長得潑潑實實,秀秀氣氣就像嶺上的艾一樣清氣怡人。小艾娘才給閨女起了“小艾”這個名字,村里人都說怪好聽。

          真快呀。一眨眼,小艾也要當娘了。小艾娘把割下來的艾草斜鋪在地邊堰頭上晾曬,鮮艾草里的水汽被曬干了,才能派上用場。加工艾草這方面,小艾是專家,比娘強多了。想到小艾,娘的臉上閃過一絲憂慮。這些天,小艾身子明顯沉了很多,可她總也閑不住。小艾忙,除了家里種的幾十畝艾之外,她和村里簽了艾草供應合同,辦了個大嶺艾加工廠,生產艾絨、艾柱、艾包、艾條,還有艾做的茶葉、香包、坐墊、枕頭、鞋墊,等等。村里人都說小艾能干,卻不知道小艾能干的力量來自哪兒?只有娘知道,小艾有多愛從小到大滋養著她的“大嶺艾”。沒有“艾”,她小艾吃什么穿什么,娘拿什么供她上學?沒有“艾”,小艾有個頭疼腦熱的,娘用什么給她治痛止癢?沒有“艾”,她小艾有什么鄉愁,有什么情懷,還有什么和別人不一樣的情感密碼?小艾舍不下大嶺的“艾”,大學畢業后就回到大嶺,開始實現她關于“大嶺艾”的夢想。小艾一步一步走得很扎實,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近了,“大嶺艾”正在逐漸走向千家萬戶……

          唉,這妮子,啥都好,就是不知道心疼自己。娘在心里埋怨小艾,勸她多少次了,讓她住院。她總說,醫生說了,胎位很正,等有陣痛再去醫院也不遲。唉!這妮子!娘又嘆了一口氣。她知道,脾氣隨和的小艾心里有桿秤,凡事都拿捏得很有準頭。穩穩當當的小艾那樣讓娘放心,娘還是忍不住為她擔心。小艾寡言溫和,就像艾的藥理一樣平順滲透,從不先聲奪人。小艾臉上總是掛著淺淺的笑,就像流光下的艾田那樣和煦靜美,不動聲色卻流光溢彩。那是一種不施鉛華的動人,足以讓任何胭脂水粉敗下陣來。小艾那樣努力,又那樣幸運。幸運的小艾在艾田邊邂逅了自己的愛情。那是個風電場的年輕人。施工、巡線、維護,認識了大嶺的艾,也愛上了暈染著艾草香的小艾。兩人相識相戀,足足5年。起初,小艾娘不愿意,說什么國有企業工人和農民,門不當戶不對,擔心小艾過門后受氣……小艾說,啥叫門當戶對,志趣相投、靈魂契合才是門當戶對。他說,小艾不媚俗不傲嬌,他家里人都喜歡小艾身上這股韌勁……

          小艾娘對姑爺很滿意。人也好,脾氣也好,對小艾更好。不管啥時候,一瞅見小艾就笑,似乎上輩子就欠了小艾笑臉一樣,似乎隔著十萬八千里也要遠遠望著小艾笑一樣。小艾娘往堰頭邊鋪曬艾草,嘴角噙著滿意的微笑。

          “嫂子!嫂子!”從坡下一路小跑來小艾她嬸,“小艾生了,順生子,村衛生所李醫生剛把娃接生下地?!?/p>

          生了?小艾娘手里的艾草掉在地上。她往前跑了幾步,又回頭抓了一捆艾草往家跑。對面山岡上,火紅的太陽噴薄而出。俺外孫娃靈啊,真會挑時候生到人世。小艾娘想。

          娃,就叫端陽吧。小艾對娘說。

          好,娃就叫端陽。小艾娘應著,往門上懸了一束新艾。(王曉)



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日本不卡三区

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

        <font id="d9l7x"></font>

          <sub id="d9l7x"></sub>